国家卫健委:春节临近 返乡政策执行防止一刀切

今天(1月22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表示,春节临近,人员开始返乡,对于来自不同风险区域的返乡群众,各地要分类、分区精准落实防控措施,防止政策执行简单化、一刀切,防止层层加码。

要加强应急值守、高效运转,一旦发现疫情快速反应、果断处置。要坚持预防为主,人、物、环境同防,落实“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要求,做好重点行业风险人群排查,及时发现排除风险隐患。

image.png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  中国网 图

国家卫健委回应新冠病毒物传人:不是主要传播途径但也不排除

2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发布会,介绍节日期间疫情防控工作有关情况。

北京广播电视台记者:近日我国个别地区出现了一些病例可能是经由境外物品感染病毒的说法,请问,经由境外物品感染的物传人的情况咱们怎么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谢谢。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谢谢你的提问。现有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感染者排出的病毒可以污染物品表面,病毒在物品表面不会增殖,在常温条件下病毒短时间内会降解失去感染活性。并且在不同的物品表面病毒存活的时间也有差异,在纸巾和印刷品等材料上存活的时间短,一般不超过24小时。新冠病毒在物品上的存活时间还受到环境因素和病毒浓度等因素的影响,低温、潮湿、密闭和病毒浓度高的条件可能会延长病毒在物体表面存活的时间。新冠病毒对消毒剂敏感,常用的消毒剂可以快速灭活新冠病毒。

专家研判分析认为,目前非冷冻入境物品导致境内人员感染的证据尚不充足,有待进一步研究,带来的疫情防控风险还需要密切观察和评估。

从全球研究和防控实践看,新冠病毒经呼吸道感染,主要是通过人与人之间近距离接触传播,由污染物品导致人感染不是新冠病毒主要的传播途径,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前面讲到,这种证据还不充足,需要进一步研究。因此,当前控制新冠疫情防控的重点仍然是防范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从战略层面考虑,各地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总策略,“动态清零”的总方针,我们积累了大大小小几十场疫情处置经验,要有这个信心,从战略上应该藐视它。从战术层面上,既要抓住重点地区、重点环节,又要严格落实日常的一系列防控措施,战术上要重视它,做到不侥幸、不轻敌、不松劲。一是要压实口岸属地政府、相关单位和部门的疫情防控主体责任。二是要强化入境人员和进口冷链物品的防控工作,加强口岸从业人员的个体防护、闭环管理、核酸检测、健康监测等关键措施的监督检查,切实降低疫情发生的风险。三是公众还需要持续坚持常态化的防控措施,日常要坚持常洗手、多通风,公共场所要佩戴口罩、保持“一米线”,注意手卫生,尽量减少人群聚集。谢谢。

我国防疫策略对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梁万年回应

image.png

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中国网 图

1月22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节日期间疫情防控工作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财经节目中心记者:我们看到,国家统计局发布去年我国GDP比上年增长了8.1%,高于我国2021年年初时确定的6%的目标,可以说我国的经济表现是居于全球前列的。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疫情也是处于高位的发展,本土的局部疫情也是聚集性频发,可以说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着不少压力和挑战,请问如何看待我国制定的疫情防控策略,它对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谢谢。

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一年多的防控实践已经证明,我国较好地平衡了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我国已经成为全球唯一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这是来之不易的一个成绩。事实证明,我国采取的防控策略和措施是行之有效的,是符合我国实际的。我国疫情防控从突发疫情的应急围堵阶段,到常态化防控的探索阶段,再到目前的全链条防控“动态清零”阶段,新冠疫情防控的“中国经验”保障了我国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促进了经济的增长。通过“动态清零”策略,可以实现疫情的及时发现、快速处置、精准管控、有效救治,使社会经济快速恢复常态。疫情防控策略能够较好地兼顾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说明的是,新冠疫情对全球各国的经济社会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事实表明,不同防控策略和措施对减少和控制这些负面影响是存在差别的。在分析经济影响或者防控成本的时候,首先应该区分哪些影响是疫情本身造成的,哪些是经济发展本身的变化,哪些是疫情防控策略和措施所引起的,这三个方面的情况要区分对待,不能一概地将经济的受影响归结于防控策略和防控措施。其次,在评价防控成本效果时,从科学上看,一般有四个维度来进行评价。

一是评价防控成本和防控效果,也就是说,花费的成本,减少了多少的感染,多少的重症,多少的死亡,在对生命健康的维护这方面,我国总的感染人数、发病人数、重症人数和死亡人数是非常少的,这对于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不能不说我们国家的防控成本效果比是极高的,我们应该有这个自信。

二是成本效率,也就是说,控制和扑灭疫情的速度。我国的防控工作基本上都能在1-2个最长潜伏期内把疫情快速处置、快速扑灭,表明成本效率比也是高的。

三是成本效用,也就是通过动态清零、精准防控,我国保证了绝大多数地区、绝大多数民众正常的生产生活,减少了因疫情带来的不便,乃至心理等健康问题,也就是说,在发生疫情的地区,现在越来越精准,牺牲极少一部分人的正常活动情况和控制极少一部分区域的情况,来换取最广大地区和民众的正常生产生活,这也显示出有很高的成本效用比。

四是成本效益,也就是防控成本所带来的经济收益。这方面的关键是要算大账,要算动态账。若仅按疫情发生地、按疫情发生时的成本来算成本效益,我以为是不全面、也不客观的,应该将全国作为一个整体,算大的经济账,大的社会账,大的民生账,甚至是大的政治账,这一点,我们应该自信地看到,我国的疫情防控是有良好的成本效益比的。去年我国GDP比上年增长8.1%,高于2021年初确定的6%的目标和外界预测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谢谢。